當前位置:清風苑 >> 勤廉風采 >> 瀏覽文章

趙藩為官之道:慎刑恤民 勤謹清廉

編輯時間: 2019年06月02日   來源: 劍川縣紀委監委   點擊:

       趙藩,字介庵,晚年自號“石禪老人”,1851年2月7日,出生于云南劍川縣向湖村一戶白族人家。近代歷史上著名的學者,詩人和書法家。自幼從父學,5歲授書,過目成誦,有“神童”之稱。趙藩是中國近代歷史上著名的政治家、學者、詩人和書法家。參加過辛亥革命和護國、護法運動,歷任眾議員,南方軍政府交通部長,趙藩一生著述頗多,尤以詩詞為最。成都武侯祠著名的“攻心聯”即為其所撰。現昆明大觀樓“天下第一長聯”為其手書。晚年致力于文化事業,總纂《云南叢書》等書籍至逝世,享年76歲。

1893年,趙藩到四川酉陽直隸州任知州,此后15年,趙藩一直在四川宦游。在川為官期間,他秉公辦事,被百姓稱為“趙青天”。任職直隸州期間,趙藩每月必下鄉視察,每次出行,皆不擾民。城中遭水災,趙藩捐出俸祿,賑恤災民。趙藩抱定“慎刑恤民”的宗旨,騎一匹馬,帶三五個隨從,深入鄉里,對接手的案子一個一個詳察細勘。為了保證司法公正,他和從役不管到哪里辦案,都自備飲食,不接受宴請,不接受禮物。敢于欺百姓、抗官府的豪猾之徒,不管有沒有洋教士撐腰,一個個被他拿辦;而那些受冤屈蹲了牢的人,被他一個個放了出來;平民百姓之間那些鼠雀之爭,他總是耐心勸解,令雙方握手言和。一時間,酉陽百姓紛紛稱趙藩為“趙青天”“趙婆婆”,稱他為“趙婆婆”,是稱贊他對無權無勢的平民百姓有婆婆心腸。

再細細讀一讀趙藩在四陽直隸州暑衙的題聯,便可知趙藩一次又一次進京參加會試,苦巴苦拽地求取功名,并非只為個人名利,他是誠心誠意想為祖國、為朝廷、為百姓干一番事業。因而,他上任后,凡事既為朝廷著想,也體諒百姓疾苦,勤謹清廉,力求治理自已管轄的地方。

趙藩愛作聯。西陽直隸州署幾乎所有柱子,都貼滿了他題的楹聯。

出納語言,毋貽白圭之玷;

敬遇賓客,宜體丹書所銘。

從此聯,可見他對朝廷忠心耿耿,嚴以律己,堅持操守,一心維護朝廷的聲譽。

焚香告天,茍妄索案中一錢,陰譴重矣;

設身處地,敢不為堂下百姓,平情由之。

從此聯,可見趙藩要求自己斷案一定要為老百姓設身處地想一想,要想到自己是為堂下的百姓斷案,而不是為另外的哪一個斷案。如果隨意向涉案百姓索賄,哪怕是一個銅板,也是天理難容,死后到了陰間還要受重罰!

誠心誠意為百姓當了這幾年的父母官,百姓心中有數,而上司、朝廷就不一定了。趙藩知道,要討得上司的歡心,要升官不巴結、不送禮是不行的。可是,要講巴結,他沒養成這種德行,想得到,也做不出來;要講送禮,他在酉陽為官這年,“偏災處處同”,到處只見哀男怨女,只聞啼啼哭哭,趙藩是連自己那點薄俸都見窮就送的人,他忍心刮削民脂民膏嗎?“長不過路,短不過年,松不過帽餌頭,緊不錢……”聽聽他根據朋友晴齊轉述的西陽諺語寫的《衍諺一首》,就知道他自家的日子也過得緊巴巴的,他哪里有金銀財寶送上司。坐在從龔灘開往涪州(今涪陵)的船上,思前想后,趙藩感到很悲憤:

剛簡何能得上官,靖侯有子亦摧殘。

君聽嗚咽龐灘水,似說從來仕路難。

1901年冬,四川白蓮教、紅燈照起義方興未艾,清政府派封疆大臣岑春煊到四川任總督。岑上任后,以重兵圍剿紅燈照,殺害了深得民心的紅燈照領袖廖九妹。趙藩曾當過岑春煊的啟蒙老師,但此時身為其下屬,無法開口規勸。只得另辟蹊徑,以諷諫之筆,撰寫一副對聯:“能攻心,則反側自消,從古知兵非好戰;不審勢,即寬嚴皆誤,后來治蜀要深思”。并將其刻好后掛到成都武侯祠諸葛亮殿中。隨后,特請岑到武侯祠赴宴,讓岑看到對聯。

15年中,趙藩在四川歷任酉陽知州、鹽茶道、永寧道、按察使等官職。四川總督趙爾豐,殘民以逞,大肆捕殺革命黨人,趙藩深表不滿,力持不妄殺。1908年,同盟會員謝奉琦謀在敘府起義,事泄被捕。趙藩竭力營救不果,辭官返里。(王明達)

 


新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